主頁 > 麗水資訊 > 國際 > 正文

默克爾宣布告別歐洲政壇 特朗普會“竊喜”么?

2018-11-04 15:38文章來源:

  原標題:孔帆:默克爾“告別”,特朗普“竊喜”、馬克龍“迷茫”?

  [文/ 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孔帆]

  10月29日,德國總理默克爾黯然宣布了自己的“隱退”計劃,承諾在2021年任期屆滿后退出政壇。

  英國《衛報》稱,默克爾主導歐洲政壇長達13年的時代即將結束,歐洲將面臨自20世紀30年代以來最嚴峻的挑戰。

  特朗普會“竊喜”么?

  默克爾宣布“告別”歐洲政壇,特朗普會“竊喜”么?

  也許會。但是,即便默克爾不“離開”歐洲政壇,特朗普依然會對歐洲背后施加影響,讓歐洲“變色”。有人說,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不會下這么一盤“大棋”。但是,從他針對當今世界一系列的動作來看,我們也許真的低估了這位老兄。

  多年來,默克爾是歐洲的“第一小提琴手”。隨著特朗普在美國勝選,某些英語報刊甚至視她為“自由世界領袖”。后來,馬克龍橫空出世,西方媒體又說,默克爾有了競爭伙伴。

  特朗普非常清楚,這歐洲這個舞臺上,馬克龍不過是“曇花一現”的“小鮮肉”,而默克爾才是久經沙場的“老戲骨”。所以,雖然他和馬克龍稱兄道弟,但是沒有把對方看在眼里。

  默克爾就不同了,歐洲的命運在都會受她的影響。所以,特朗普多次與默克爾正面交鋒,毫不客氣。那張特朗普與其他G7國家領導人“強硬對峙”的現場圖在全世界火速躥紅,雖然后來劇情有“反轉”,但特朗普與默克爾的矛盾世人皆知。

  當然,默克爾也是以牙還牙。就在9月底,她還點名警告美國總統特朗普不要“摧毀”聯合國。默克爾堅信雙邊主義是當今許多世界問題的解決之道。她指出,特朗普認為在任何國際談判中只能有一個贏家,而看不到達成“雙贏”方案的可能性。

  德語媒體認為,特朗普對歐洲的態度十分清晰。在貿易上,他把歐盟當作美國的“敵人”,甚至不是競爭對手。舉個例子來說,特朗普重整美國貿易政策幾乎惹火世上所有工業國領袖。繼開征鋼鋁稅后,他進一步威脅對歐盟汽車征收懲罰性關稅,這對德國的打擊尤其嚴重。而德國與歐盟也一直在研究對策。

  一個“聽話”的歐洲,對于特朗普調整世界“新秩序”,無疑是掃除了一個重要障礙。如今,默克爾宣布將退出政壇,相信這對特朗普是一個好消息。

  眾所周知,歐盟“法德”雙核領導人是這個共同體的最強的支撐,如今少了“一核”,本來運行速度就很“卡”的歐盟,可能就會經常“死機”。

并肩作戰多年的伙伴就要說再見了。圖片來源:新華社并肩作戰多年的伙伴就要說再見了。圖片來源:新華社

  前不久,被特朗普踢出總統顧問班子一年多后,斯蒂夫·班農(Steve Bannon)計劃在歐洲成立一個基金會,以匯聚右翼民粹主義團體。當時,法國極右翼的民族陣線(現更名為國民聯盟)的支持者對嘉賓班農抱以熱烈的掌聲和歡呼。德國作家蒂爾曼·延斯對此表示,在2019年歐盟議會選舉前,一場“右翼民粹主義的反叛”將掀起。班農曾在英國脫歐運動中起到了不可低估的引導作用,因此,此話并非危言聳聽。

  雖然美國面臨中期選舉,但是歐洲分析家指出,這對美國的經濟政策影響不大,與其等待特朗普失利,不如想想歐洲如何自保。

  馬克龍陷入“迷茫”?

  如果在馬克龍當選之時,默克爾宣布退出歐洲政壇的話,相信馬克龍當時就會接過領導歐洲的大旗。但是,在這個節點,馬克龍自能“拔劍四顧心茫然”。

  毫無疑問,重振歐盟,如今馬克龍很難挑得起大梁。

  目前,英國準備離開歐盟,對歐洲抱著懷疑態度的意大利政府就本國預算與布魯塞爾相持不下,再加上一個軟弱的西班牙政府,馬克龍也只有依賴柏林來幫助推進他的歐盟議程,但是,現在柏林也靠不住了。

  再加上,馬克龍在選舉中大獲全勝的光芒,正在逐漸黯淡。他推出的勞動法改革非但沒有贏得民眾支持,也沒有實現預期效果;法國失業率再次逼近10%高位,而經濟增長率卻開始下滑;多位部長“高調”辭職、保鏢打人事件處理不力以及他身上的傲慢氣質,將他的支持率拉低至30%以下,并且還在一直下滑,最新的民調顯示,他的人氣已經輸給了總理菲利普。

  分析師羅伯特·扎雷茨基(Robert Zaretsky)認為,馬克龍試圖像戴高樂一樣,讓人們做一道選擇題。在歐洲原有政治秩序破裂之際,這反而會加劇兩極分化。

  也有專家認為,鑒于默克爾已經表明,不會參加明年的歐盟議會選舉,馬克龍可能會借此機會,將自己打造成“歐洲領導者”,重振他在法國的地位。而意大利的薩爾維尼、法國的勒龐也有此意,他們都知道,這場投票將決定未來歐洲的發展方向。

  作為一位堅定不移的“親歐派”,馬克龍會力圖重新振興歐盟,并抵御民粹主義威脅。自2017年上臺以來,他已著手讓法國再次成為德國可靠、可信的盟友,但不久以后,沒有了默克爾這個好伙伴,他的計劃幾乎將會泡湯。

  作為默克爾繼任者的基民盟領導人,將尋求讓該黨回歸右傾,以應對德國新選擇黨的崛起。這可能意味著德國將在難民和歐元區改革等問題上采取更加“以自我為中心”的立場。對于馬克龍提出的雄心勃勃的歐盟改革計劃來說,這可能是個壞消息,也將意味著歐盟對債務沉重的意大利采取強硬立場。

  當然,也有樂觀者。馬克龍的一些盟友認為,法國可以借此機會,做出包括環境、社會政策以及歐元區改革等方面的計劃,在整個歐盟內部締造一個“親歐洲聯盟”。而此前,馬克龍的計劃并不是全部被默克爾認同。

  “共和前進黨”的議員奧雷利安·塔謝(Aurélien Taché)是這樣一位樂觀者,他表示:“我們必須把這看作是推動歐洲形成一股新動力的一次機會。”

  但是,歐洲有專家認為,當下,在發達經濟體中,人數相當可觀的少數群體現在認為,自由民主制度和自由市場經濟體系只是為了造福于少數人脈較廣的局內人。這就是特朗普的美國、退歐的英國、歐爾班(Viktor Orban)的匈牙利、以及從斯洛文尼亞到瑞典民粹主義甚囂塵上的根源所在。這將引發各種危險。

  《華盛頓郵報》6月份還報道過,特朗普和馬克龍曾在白宮有過一次私人會面,商討貿易問題。見面過程中,特朗普曾問馬克龍:“你們為什不脫離歐盟呢?”特朗普還表示,如果法國脫離歐盟,美國將給法國提供更優惠的雙邊貿易協定。

特朗普:“退歐利好”了解一下。圖片來源:新華社特朗普:“退歐利好”了解一下。圖片來源:新華社

  歐盟內部的政治分裂可能會永久改變歐洲的面貌,而來自俄羅斯和美國的外部威脅,也會讓危機感愈演愈烈。

  可以預見,明年的歐洲議會選舉之后,在西方各國傳播的民族主義民粹主義,將在歐洲掀起不小的波瀾,甚至會改變歐洲的走向。

  馬克龍如果抵擋不住上述民粹主義的風潮,歐盟的前途還真的不好說啊。

相關新聞相關圖片
默克爾宣布告別歐洲政壇 特朗普會“竊喜”么?
中國禁洋垃圾后 美國垃圾涌向這國多到“爆倉”
俄航天集團提新構想:用月球土壤3D打印航天零件
韓第一夫人啟程獨自出訪印度 將與莫迪會面
好球走势图 雷速体育直播官网 彩客网比分直播 乡村麻将来了免费下载 重庆时时在线预测后三 中国足球直播 彩票单双大小概率 jdb电子游戏的爆分技巧 88369棋牌手机版下载 七乐彩新浪走势图 欢乐麻将刷豆 500万彩票网即时比分 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 吉林时时彩计划软件 168彩票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 重庆时时走势图个位